“做人”的糟粕

要做事先做人,此类的说法早已经司空见惯。例如,什么让人成为人的某些说教等等。简而言之,这都是对人的一种塑造罢了。这又何必说什么“让人成为人”之类的说法?本来就是人,何来成为人的说法呢?!说某人不是人,那只有两层意义,要么是对这个人的侮辱、歧视,要么就是对这个人的批评。什么是人?自从生下来就已经确定了,人就是一个生物体,酸甜苦辣、嬉笑怒骂,这都是人与生俱来的特点。反而,我们所做的很多事儿或者接受的很多要求,基本上都是逐渐偏离人本来的特点的。到底哪个应该是真正的“人”呢?

对人的基本教养和素质抱有一定的期望是正常的,也是应该的。它对于维持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和繁衍是有必要的。但是,如果过于强调“做人”的学问,这就不正常了,甚至可以说是我们文化中的一种“糟粕”。强调“做人”,无非就是强调一种人际关系的运作,例如通过圆滑的处世之道给特定某些人带来舒适感,从而从他们那里获得某种便利。如果凡是都是以此为首要的方式来做事,那么“事”也就只能成了特定某些人的“事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