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学应取向于现行法秩序的基本原则

我们随便选个话题,在网上基本都能找到很多研究论文,但是有真的对实际有利用价值的,凤毛麟角。这固然与研究者的经历、思维与创作目的有关,但是视野与方法也很重要。

很多法学研究者的作品中,不乏批判性色彩,其中或者夹杂浓厚的意识形态,或者沉溺于价值理论的评判,基本上都有些脱离现行法秩序的基本原则。有些研究基调,动辄探讨法律制度及其价值理念“重构”之类的话题,意义一般是不大的。而且选题外延过大,往往内容上极其空泛,对实践并无多少裨益。当然,在我们这个法治不发达的环境中,是需要有高层次的人来做的,但这些问题一般不应当作为法学研究者的重点。

最后,摘录卡尔·拉伦茨书中的一段话:

“假使法学不想转变成一种或者以自然法,或者以历史哲学,或者以社会哲学为根据的社会理论,而想维持其法学的角色,它就必须假定法秩序大体来看是合理的。所谓的‘批判理论’,其认定的现行法不过是片面‘支配关系’的规定,也因此否定现行法的正当性,它不必费神审究个别规定、决定的争议内涵,因为消极的结论已经预设在那儿。而这种工作却正是法学所应致力的。它所关心的不仅是明确性及法的安定性,同时也致意于:在具体的细节上,以逐步进行的工作来实现‘更多的正义’。谁如果认为可以忽略这部分的工作,事实上他就不该与法学打交道。”[1]

[1] 卡尔•拉伦茨:《法学方法论》,陈爱娥译,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,第77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