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

每个人都是有理想的,但是几乎所有人的现实都是对付着活着而已。自己画个大饼,天天分泌唾液,其实到死你也没尝过那个大饼是啥味道。